璇羽X

黑化凯撒自戏(杂七杂八混在一起)

一大块一大块铅灰色的云朵堆积在一起,缝合它们之间距离的是暗红色如血一般的线条。歪歪斜斜,密密麻麻。天地间没有光,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没有太阳,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脚边有几具尸体,从他们身体流出来时或许是鲜红色的血已变成暗褐色,交错纵横。那些曾经滚烫的液体早已凝固成了现在没有丝毫温度的固体。
垂着头,深紫如极夜般的长发在风中飞扬。世界寂静无声。
那一双暗紫色的瞳仁里倒映着苍穹。这个世界都在这双瑰丽的眼眸中得到了净化,没有痛苦,没有悲伤、没有泪水。
只是,那不过是幻想罢了。

不发出一点声音走过废墟,周围随处可见的是腐烂的尸体。
啊,把骨头都露出来了呢。我漫不经心地想着,全身似乎放松着,却又可以随时战斗。真是肮脏啊,人类。
   
血液里疯狂的念头在叫嚣,暗紫眼眸染上猖狂意气。指尖一抹冰冷火焰灼烧,寒冷刺骨。
若是可以轻易地守护阿德里星,那该多好。
只是这生化病毒太可怕,不过一个时辰瞬间蔓延了整个星球。
先找到副将和上将再说。

天空是灰暗的,四周几乎看不到人。
这里的“人”,是指人的尸体。
一瞬间爆发的灾难。
偶有遇见人的尸体,也大多是残缺不全,破烂不堪的。这就是……末世么。紫莲眸闪过暗光,手中握着突然出现的血咏。
眼前是无数个“人”,皮肤泛着不正常的青灰色,皮包骨头,身上很多地方都开始腐烂发黑。注意到自己时,它们张大了嘴,黑黄色的牙齿,不断滴落在地面粘稠的黄绿色液体。看着它们的样子,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它们,是怪物。
拜托了,兄弟。口中轻声道,哈桑,我们仍在并肩作战。身后就是妹妹,我……不能退。
因为,我唯一的亲人,不能死啊。

铺天盖地都是黑色的血。
躲开左侧扑来的丧尸,右侧又冲来三只。蹙眉一记千刀裂后用力一踏地面后空翻,一挥血咏砍断身后那只企图从背后偷袭自己的丧尸的脖颈。
不料落地之后周围一圈瞬间围上一群丧尸,冷目眼角微挑勾唇轻笑使出真空地域瞬间将周围的丧尸排斥出去。在丧尸被排斥出去后几个纵步欺身而上顺着它们被击飞的轨迹确定好位置一招砍断脖颈,黑血四溅,手中的血咏仿佛在吟唱诗歌。
哈,不过区区丧尸,比不得战场上有智慧的敌人。挑眉嗤笑,举高手里的血咏横劈过去,将两只丧尸拦腰斩断。
突兀地矮身就地翻滚不顾脏污躲开了三只丧尸的偷袭,瞬间起身向后一挥刀。
千刀裂!
“操,一群没脑子的生物还差点把我弄死,什么玩意儿!”骂骂咧咧地吐掉嘴里的污血,眉眼间冰冷如千年积雪。

又是一个不眠夜。
白寥寥的天光,阴郁的色彩。
天空很快变淡了颜色,就好像在涂抹着蓝色颜料的地方打翻了一瓶清水,渲染开来。
白云点缀在浅蓝色的空中,整个世界明亮而温柔。
只是……世界啊,你为什么,不愿意对我的阿德里温柔以待?

站在窗边,修长手指夹着一根尚未燃尽的香烟。微风拂过,白烟袅袅。
半晌,烟一直燃到尾,才掐灭。没有回头,随手往后一扔,把香烟扔进垃圾桶里。
沉默地注视着玻璃上自己的脸,抬手抚上眼角的细纹。那是岁月的见证,是时光流逝所留下的痕迹。
自己已经不年轻了。这个认识使自己的紫莲瞳眸光暗淡下来,仿佛变成了灰色。若是以前自己不会在乎,只是现在……
比起尚算年轻的阿卡斯,自己似乎……
老了。
不再年轻了,而且阿德里也不在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军长,好像就被自己掩藏在回忆的角落,不愿再忆起。
这种逃避似的举动,可不像是自己会做出来的。若是被上将知道,指不定怎么嘲笑我呢。

一转身,披风在空中漾开华丽的弧度,像黑色蝴蝶在幽暗的森林里翩翩起舞。说话的声音很低,只比耳语稍高一点,声线如大提琴般充满磁性。
“错了。”
是什么错了?是自己错了?还是这个世界错了?
就算阿德里政治开始腐朽,人心不在,那也是自己的家乡啊。曾经发誓用命守护的地方,不见了。

依稀记得,自己当时是这样的。
穿着军服,帽子扯正。脊梁不弯,如竹松柏,一身骄傲。
上衣扎进裤子里,战靴踏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回响。那双紫色眼眸盛满了坚定和固执,至死不渝。
彼时自己还是一个愣头青,还不能完全掩饰自己的心情。但是现在回想起来,他也不愿那时候自己一副静如止水的模样。
因为,那是守护阿德里的誓言。
右手并掌,五指合拢。战靴轻踏地面,敬礼。
“我是阿德里星人,守护阿德里是我应尽的光荣义务,并愿为其付出性命。”
“我,凯撒,在这里宣誓,终生效忠阿德里。”

每日都要处理大批大批的公务,因为交给手下不放心从来都是自己处理。然而,为了保证质量,处理完一日的公务有时会一直工作到半夜。
揉了揉太阳穴面不改色地推开门走进厨房,利用保温瓶里的温水冲泡了一杯速溶咖啡。不喝咖啡第二天绝对会撑不住的。
自己曾经年轻的时候身体可没这么差啊,现在倒是每况愈下了。或许再过不久,伽罗他们就会看到我为了工作猝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手执咖啡立于窗边,唇边勾起一个张狂到不可一世的笑。
突然想起了阿德里星,自己入伍的那一段时间。
一身军装就像奠定了一身骄傲,站的笔直脊背绝不弯曲。哪怕被人嘲讽打倒头颅被军靴踩着在地面上碾,却仍然傲骨不肯屈服。
若是这么容易便放弃、服软,那么自己怎么可能一路走来,成为了军长?
哈桑也是,当时自己也是看他宁死不屈,后来才帮他荣耀加冕。
阿德里……

运送食物的时候被海盗偷袭,不过十数人就打得一船人毫无还手之力。
幸而船长已发讯息给此海域海军,不出半小时便可以抵达进行救援。
若是这么任凭海盗用枪支随意射杀,想必海军到时一船人皆死去了。又要自己出手了,轻叹一声趁枪弹纷飞人人慌乱在船上四处奔逃的时候手撑栏杆一个翻身跳了下去。
凭借自己的闭气能力在水下处理掉这些海盗不用耗费多大气力,只是不经意间也会受伤。
可惜自己身上没有枪,在心底叹息一声飞快地朝着那不大的船只游了过去。
待到游到船底,根据之前的记忆选择了在左侧施力,不算很轻松地掀翻了船底。这七八个星星球人真重,看着他们坠入水中毫不迟疑地游了过去。

嗯很久没摸鱼了摸一只黑凯,黑化凯撒紫发及肩设定。
默默吐槽好受气。

黑凯自戏(CP黑军卡)

又是一个不眠夜。
白寥寥的天光,阴郁的色彩。
天空很快变淡了颜色,就好像在涂抹着蓝色颜料的地方打翻了一瓶清水,渲染开来。
白云点缀在浅蓝色的空中,整个世界明亮而温柔。
只是……世界啊,你为什么,不愿意对我的阿德里温柔以待?

站在窗边,修长手指夹着一根尚未燃尽的香烟。微风拂过,白烟袅袅。
半晌,烟一直燃到尾,才掐灭。没有回头,随手往后一扔,把香烟扔进垃圾桶里。
沉默地注视着玻璃上自己的脸,抬手抚上眼角的细纹。那是岁月的见证,是时光流逝所留下的痕迹。
自己已经不年轻了。这个认识使自己的紫莲瞳眸光暗淡下来,仿佛变成了灰色。若是以前自己不会在乎,只是现在……
比起尚算年轻的阿卡斯,自己似乎……
老了。
不再年轻了,而且阿德里也不在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军长,好像就被自己掩藏在回忆的角落,不愿再忆起。
这种逃避似的举动,可不像是自己会做出来的。若是被上将知道,指不定怎么嘲笑我呢。

一转身,披风在空中漾开华丽的弧度,像黑色蝴蝶在幽暗的森林里翩翩起舞。说话的声音很低,只比耳语稍高一点,声线如大提琴般充满磁性。
“错了。”
是什么错了?是自己错了?还是这个世界错了?
就算阿德里政治开始腐朽,人心不在,那也是自己的家乡啊。曾经发誓用命守护的地方,不见了。

依稀记得,自己当时是这样的。
穿着军服,帽子扯正。脊梁不弯,如竹松柏,一身骄傲。
上衣扎进裤子里,战靴踏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回响。那双紫色眼眸盛满了坚定和固执,至死不渝。
彼时自己还是一个愣头青,还不能完全掩饰自己的心情。但是现在回想起来,他也不愿那时候自己一副静如止水的模样。
因为,那是守护阿德里的誓言。
右手并掌,五指合拢。战靴轻踏地面,敬礼。
“我是阿德里星人,守护阿德里是我应尽的光荣义务,并愿为其付出性命。”
“我,凯撒,在这里宣誓,终生效忠阿德里。”

卡伽卡•地狱•暗恋向

【你是谁?】
『阿卡斯。』
【要去哪?】
『找上将。』
【……孩子啊,你可是知道这里是地狱?】
『知道,所以才来。』
【你赶紧回去吧,阳寿未尽自杀的灵魂只能永生永世徘徊在忘川河畔。】
『不,就算这样,我也要找到他。』
【为什么?他应该是不爱你的。】
『我无所谓,』他低头看着鲜血淋漓皮开肉绽的手腕,那殷红的血滴在衣服上,开出绚丽的花来,『我喜欢他便足矣。』
[我喜欢你便足够了,你活着,便足够了。]
[如此,我便心满意足。]

卡伽卡•梦•暗恋向

那是一个无限荒凉却又略显慈悲的梦境。
那里面的自己和伽罗仍然是青梅竹马,只是……只是自己太过自大马虎误解了他。
因为太信任所以被背叛的时候才会格外的痛。
对不起,伽罗。

侠义双雄……?
嫉妒让原本酒红色的眼眸此时如同被一把火点燃灼烧了起来,熊熊的烈焰吞没了所有名为理智的东西。
明明是我先遇见你的啊,明明是我先喜欢上你的啊!但是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喜欢的是小心超人。
 
上将,我不期望你停下脚步等我,只希望你能回头看一眼你身后走的跌跌撞撞的我。为了追逐你的脚步,为了和你并肩前行,为了配得上你,我……耗尽了我拥有的一切。
如果说人生是一场赌局,而自己的命是赌注,那么我已将自己押在了你的身上。
只是,运气不好的我,一向会输。
这次,也不例外。

吃痛转身,心口被你插上了一把激光刀。荧蓝色的,很漂亮,像你的能源色一样。看着你,你的眼神里满是决绝。
“对不起,副将。为了小心,我只能这么做。”
原来到死你都不愿再叫我一声“阿卡斯”吗,伽罗。
原来一直都是我固守着过往吗?没有未来,徘徊在虚幻的想象中。
  
伽罗,你怎么忍心。
你怎么忍心杀了我。
只是,我不会怪你的。
因为我知道,那种为爱人不顾一切的感情。
但是啊,等来世我可能不能在爱上你了。
爱上你太苦了,尝过一遍我就不想再试第二遍了。
若有来生,只愿我不是你的副将,你也不再是我深爱的人。

穿越之徒弟惹上身(原名《[锋all]太上忘情,天道无情》

今天看了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下载[阅听书城小说]在手机上阅读:http://a.app.qq.com/o/simple.jsp?pkgname=com.wyfc.booknovel ,网页阅读:http://www.cdyt8.com/Web/list.php?id=853382 《穿越之徒弟惹上身》 作者:璇羽X   主角林锋总攻文,不虐攻,攻完美无敌最强。   因为某些原因,林锋成为了鸿蒙神,并且遗弃了所有情感和过往的记忆。   太上忘情,天道无情。   五弟子穿越而来寻找他们的师父,心心念念着要找到自己爱的人。有些虐受,受追攻,受宠攻,虽然攻很强。   还有妖娆妩媚世豪哥也会来,许多人都会穿越到现世。   啊暂定CP林锋总攻不动摇,妹妹林妤是兄控腐女,帮忙推剧情的。   受宝们:大弟子萧焱健气阳光受;二弟子朱易温润如玉受;三弟子汪林天煞孤星受;五弟子石天昊欢脱正太受:六弟子杨清懦弱绵软受。可能会和苗世豪一夜情??妖娆妩媚世豪哥;解臾这个坏脾气大叔受也很萌哈。   攻本来是游戏人间,宅在家里写写小说画画漫画赚点钱过日子的。有一天出门被大弟子遇见了,于是剧情就此展开。   林锋:“你们好烦。”   萧焱:“师父,如果没有你,我的人生大概会很惨吧。师父,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朱易:“师父,我不走,我要一直陪着你。”   汪林:“师父,是你亲手救赎我的,难道你要把我推进黑暗吗?”   石天昊:“师父,我从小到大一直是你陪着我。你早就拐走我的心啦!”   杨清:“师父,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包括这条命,这个人。”   苗世豪:“冤家,你怎么忍心忘了我呢。”   解臾:“主人,生死相随。”

我一定是抽了

因为史上第一祖师爷然后脑补了几个角色。
祖师爷:即墨林,昵称寂寞。
大弟子:林东(林动);
二弟子:牧辰(牧尘);
三弟子:唐叁(唐三);
四弟子:石浩(石昊)。
我去我的脑洞突破天际Σ(っ °Д °;)っ
林all王道√
没有人跟我抢lof,看我任意刷林all、锋all~

中间是祖师爷林锋,左萧焱右朱易,下石天昊。
其他没画,而且是草稿流。
好丑啊_(:з」∠)_

[锋all]当林峰看到all林文 1

『现码现卖,错别字请忽视』

林锋心情很不好。
因为他刚刚看到了一卷竹简。
竹简里的内容是:
“你们……欺师灭祖!”林锋浑身颤抖,贝齿紧咬着下唇,眼含热泪。
萧焱、朱易、汪林、石天昊、杨清五人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笑着扒掉林锋的衣服:“师父,我们可是真的爱你哦。”
    
mdzz
林锋随手扯出一个快要崩溃的虚度空间,然后把竹简扔了进去。
这种东西就不应该存在!
辣眼睛。
而且,那几个小子怎么可能会喜欢我。林锋叹了口气,掰着指头算,我年纪比他们大那么多,而且他们都是真命天子,直男好吗!
小焱子和真儿在一起了,阿清有个念念不忘的恋人……
嘛,不可能的。

[锋all]当林锋看到all林文


基本都是小段子,字数少,文笔渣。
随便写写然后烂尾。
嗯就是这样。
哦对了,不喜欢祖师爷总攻的就不要看了,也不要戳我。
我写的要么主攻总攻攻控,要么女主男主无CP向。
就是这样了。
开坑了。